火线评论 | 游泳比赛要看跑步成绩 谁搞乱了比赛逻辑

person记者 周东旭

重视体能训练,推行体能测试,应尽快找到一条科学合理且可行的路径,万万不可搞成“体能秀”,引发行业抱怨。尤其是要尊重运动本身的规律,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切忌削足适履

2020年9月28日,2020全国游泳冠军赛男子400米混合泳决赛赛况。图/人民视觉

【财新网】/ 火线评论(记者 周东旭)体能对于运动员来说重要不重要?当然非常重要。不过,近日举行的 2020 全国游泳冠军赛暨东京奥运会达标赛却因为体能测试引发争议。导火索是一些游泳运动员即便游出了好成绩,却因为体能测试被挡在决赛之外。

根据赛事规则,预赛排名前 16 位的运动员中,体能成绩排名前 8 才有资格进入决赛,也就是说,即使游泳比赛项目预赛第一,如果体能成绩靠后,也无法进入决赛。

在男子 50 米自由泳预赛中,余贺新以 21 秒 79 的成绩打破宁泽涛保持多年的全国纪录,不过,因为余贺新体能竞赛排名在预赛前 16 名运动员中位列第 9,根据规则,无法进入决赛。另外,傅园慧在 100 米仰泳项目、于静瑶在女子 200 米蛙泳等虽然游出不错成绩,但皆因体能测试而未能晋级。

从一般逻辑来讲,体能固然重要,但游泳比赛是不是应该首先看游泳成绩?即使体能测试可能对提升运动员体能,进而激发运动员潜质有所裨益,但体能测试毕竟是为运动项目服务,因为体能测试未进前 8,而使游泳成绩前茅的运动员无缘比赛,岂不成为笑话?

而且强化体能,离不开专业的训练、测试,因项目而异,因人而异,训练测试更要讲求科学。体育赛事项目繁多,每一个大项下又分很多小项,不分项目,“一刀切” 测试指挥棒下,如何体现尊重多样性的科学训练,是否存在可能对运动员的潜在损害?

此次游泳冠军赛安排的体能测试项目共有 5 项,包括垂直纵跳高度测试、30 米冲刺跑计时测试、引体向上最大次数测试、躯干核心力量测试(4 个方位)和 3000 米计时跑测试。

不少人就质疑,3000 米计时跑,与游泳运动员的特点以及游泳运动本身的要求,是否吻合?仅以常识判断,游泳项目对踝关节等要求,与 3000 米跑对脚部力量的要求,无法划等号。

2020 年体育总局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强化基础体能训练恶补体能短板的通知》,坚持 “体能是东京奥运会入场券” 的选拔标准,将体能达标作为选拔运动员的前提条件,不达标者不得参加东京奥运会。另外,严格执行国家队体能测试与训练津贴挂钩相关规定。强调真练、真测、真奖、真罚,对体能测试不达标的运动员及相关人员要按规定坚决扣除部分训练津贴,对于体能测试成绩突出和进步明显的运动员要给予奖励。

如此看来,体能测试不仅事关奥运选拔,还与每个运动员的切身利益相关。这不禁让人担心,在这一极具指引约束作用的《通知》要求下,还会有更多项目遇到与游泳项目同样的尴尬局面。会不会在最终的选拔中造成更多高水平选手因为体能测试所限而无法参加奥运会,也未可知,甚而会让诸多运动项目面临走弯路、人才流失等后果。

技术活儿还是应该交给专业人士。上海政法学院体育法治研究院院长谭小勇认为,在制定规则过程中,务必要重视科学性、程序性,要有实效。目前正在推进的相关体能测试是不是真的有利于促进项目发展,有利于提升运动员水平,要有事前和事后的认真评估。

竞技项目有非常强的专业性,甚至不同小项之间的差异都非常明显。测试方案不仅要科学论证,谭小勇认为还可以考虑 “一项一测”。

另外,体能测试究竟有无必要与比赛成绩直接挂钩,也值得考虑,谭小勇就建议,体能测试可以是准入性门槛性的测试,比如达到某一标准就可以参赛,而把体能测试成绩直接作为决定晋级的因素之一,是否合适,应全面论证。

在落实强化体能政策时,要随时观察初衷与效果是否一致,是否达到了预期目的。而规则制定本身也要公开,让当事方多多参与,表达各自意见,寻求最大公约数,而共议本身就是宣传落实的过程。谭小勇认为,如果规则的后果与预期偏差过大,宁可不用,否则可能引起更多的消极反应。

总之,重视体能训练,推行体能测试,应尽快找到一条科学合理且可行的路径,万万不可搞成 “体能秀”,引发行业普遍反弹。尤其是要尊重运动本身的规律,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切忌削足适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ll out this field
Fill out this field
Please enter a valid email address.
You need to agree with the terms to proce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