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反体制代表人物体内检出毒剂 默克尔要求俄政府解释

person世界说 路尘

  【财新网】(世界说 路尘)9 月 2 日是俄罗斯反对派运动人士阿列克谢 · 纳瓦利内陷入昏迷的第 13 天。今年 8 月 20 日,他在从西伯利亚城市托木斯克返回莫斯科的航班上突发严重不适,且在飞机紧急迫降、救护车赶到之前,就失去了意识。

  临时接诊的鄂木斯克当地医院拒绝证实纳瓦利内的助手称纳瓦利内是遭到 “投毒” 的猜想,也一度拒绝让他转院。经过两天僵持,纳瓦利内于 8 月 22 日得以被从俄境内转运至德国柏林接受治疗,但直到目前,他的病情依然严重。

  8 月 24 日,德国政府发布消息称,德国医院已确定纳瓦利内为胆碱酯酶抑制剂中毒。该类药物可制成多种著名神经毒剂和化学武器。

  9 月 2 日,德国政府联合医学专家和政府官员同时对外发布消息,指称纳瓦利内遭遇的不止是专业神经毒剂,而且恰恰就是近年来最著名的那一种——“诺维乔克”。

  这是一种上世纪七十年代在苏联军方主持下,秘密研发的神经毒剂。2018 年 3 月在伦敦郊区遇袭的原俄罗斯叛逃间谍斯克里帕利父女所遭遇的,也是同一种毒剂。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随后的讲话中,直言不讳地表示 “俄罗斯政府必须立刻对这一事件给出解释”,并宣布将召集欧盟和北约会议以讨论此事的应对措施。

  无论对于纳瓦利内的亲人、同事抑或是普通支持者来说,他的中毒都是一件虽然突然,但并不令他们意外的事。这已不是俄罗斯反对派人士第一次被下毒,甚至也不是纳瓦利内个人所遭遇的第一次。

   纳瓦利内崛起于 2011 年底全俄的反体制大抗议期间。在绵延近半年的抗议运动中,他成为新的代表性人物,自那时起,对他的威胁也没有停止过。

当地时间 2019 年 9 月 29 日,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反对派人士纳瓦尔尼出席集会。

   但自 2013 年对纳瓦利内的首次调查和逮捕,造成其支持者抗议示威以后,克里姆林宫大体划出了应对纳瓦利内问题的 “红线”──不管如何攻击、抹黑、起诉、逮捕和拘留,总体上不会危及他个人。

  在 2013、2014 年两次庭审中,法官均宣布纳瓦利内的罪名成立,但他本人只被判处缓刑,反倒是他原本并不参与政治的亲弟弟奥列格 · 纳瓦利内遭牵连入狱。

  2017 年 2 月,为了从法律上杜绝纳瓦利内参选俄罗斯联邦总统,莫斯科地方法院甚至不惜将 2014 年的一份判决书,一字不差地重新宣布了一遍。但谈到具体处置,始终是几乎没有实际影响的所谓 “缓刑”。

  这种处理办法背后意味深长。

  对于此前几年中的克里姆林宫而言,纳瓦利内对于群众情绪以及游行示威的号召力极为危险。特别是 2015 年,另一名反对派领袖涅姆佐夫遇刺以后,莫斯科一度爆发过数万人抗议游行。为了杜绝类似事件造成局势失控的可能性,克里姆林宫对纳瓦利内的大多数活动选择了视而不见。

  纳瓦利内的又一次高光期在 2017 年到来。那年 3 月,以指控时任总理梅德韦杰夫贪腐为契机,他出人意料地发动了又一场席卷全俄的大抗议,由此证明了自己的政治实力。

  但 2018 年总统大选以后,纳瓦利内在俄罗斯政治中的位置出人意料地边缘化了——这并不意味着再次当选的普京扭转了社会氛围或经济状况。事实上,社会的不满情绪并未平息,只是纳瓦利内不再是引领话题的那个人。

  2018 年下半年席卷全俄多地的养老金抗议当中,以城市中产青年为主要支持者的纳瓦利内的反应,远不如拥有大量中老年党员的俄罗斯共产党更能打中人们的心弦。

  2020 年爆发在远东哈巴罗夫斯克的地区性抗议,其核心人物前州长富加尔也与纳瓦利内方面没有任何联系。尽管在这两起事件爆发后,纳瓦利内都曾积极活动,试图参与其中。

当地时间 2020 年 8 月 22 日,俄罗斯鄂木斯克,俄罗斯疑似中毒昏迷的反对派政治人物阿列克谢 · 纳瓦利内被送往德国救治。

  事实上,比起一名反对派领导人,近年来纳瓦利内的角色反而更加接近于一名 Youtube 视频博主甚至是一名优秀的调查记者。

  在其政治活动和工作越来越集中于线上平台的同时,他在线下的动员能力正在下降。

  8 月 20 日与 21 日,当纳瓦利内躺在鄂木斯克医院中昏迷不醒时,他的团队所能调动的,也仅有各地三五个人的零星举牌抗议。这表明,形势已与七年前大不相同。

  如果没有这次意外,或许纳瓦利内会在这种不易察觉的逐渐边缘化过程中,慢慢淡出公众视野。然而,当德国方面确认了纳瓦利内体内 “诺维乔克” 毒剂的存在后,事情又会如何演变?

当地时间 2020 年 8 月 24 日,德国柏林,接收俄反对派人士阿列克谢 · 纳瓦利内的 Charite 医院外,媒体在医院外等候。

  按照俄罗斯的现状,要追问 “投毒” 说法是否成立,或要找到直接的证据或动机,在当前情势中似乎都不太现实。

  无论是 2006 年被钋 210 毒杀的前间谍利特维年科,还是 2018 年遭遇 “诺维乔克” 的斯克里帕利父女,抑或是 2015 年在克里姆林宫墙外被当街枪杀的前副总理涅姆佐夫……. 从 2000 年起至今,俄罗斯的每一起疑似政治谋杀案中,关于动机的追问始终落空。

  毕竟,很多受害者压根谈不上能构成什么政治威胁。与此同时,在俄罗斯政府持续不断的断然否认之下,也没有浮现任何能够直接指向当局即是主使者的证据。

  直到此刻,大部分观察者仍倾向于认为,对这些反对派人士出手的下令者不是普京,更可能来自政权系统内某些濒于失控的极端鹰派。

  但纳瓦利内中毒事件的影响已经造成:过去十年间活跃在俄罗斯的那一代 “体制外反对派”,事实上已被消灭。

  包括 2011─2012 年曾在街头运动中承担过领导角色的那批人,至 2020 年 8 月 20 日为止或逐渐淡出政治、或离开俄罗斯境内。纳瓦利内未来即便能够苏醒,并后的体力和脑力是否还能负担高强度的工作也是巨大的未知数。

  俄罗斯社会也在逐渐表明,他们似乎不再需要一个出面号召和组织街头运动的反对派领袖。在哈巴罗夫斯克地区意外爆发的抗议已持续近两个月,直到目前,仍无明确的运动组织者诞生。尽管当地抗议者是为了支持被捕的前州长富加尔而走上街头,但即使是目前仍身陷囹圄的富加尔自己,恐怕也没有设想过如此局面。

  一个不再有指标性反对派人物的俄罗斯会怎样?目前没有人知道。或许,总会有新的面孔填补空白,也或许反对派群众会进入近乎彻底的无领导状态。但至少,过去无数起类似案件的经验表明,无论纳瓦利内最终是生是死,这次 “中毒” 事件最有可能在不断的 “指责─否认” 的循环中不了了之。

  2011 年底他所领导的全俄大抗议爆发前夕,纳瓦利内曾在一次大学的演讲中被学生问及 “是否担心自己会被暗杀”。他感情甚笃的夫人尤利娅没有听完回答,就在现场痛哭失声,纳瓦利内自己则无视了这个问题和台下的反应。

  今年 8 月 26 日,本应是这对夫妇结婚 20 周年纪念日。当天,尤利娅在柏林发出的视频消息中说:“不要屈服,活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ll out this field
Fill out this field
Please enter a valid email address.
You need to agree with the terms to proceed

Menu